辽阳化工机械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机械设备

我国纸箱生产企业要与垂直管理方式告别

时间:2021-08-18 来源网站:辽阳化工机械网

我国纸箱生产企业要与垂直管理方式告别

来自美国的重要信息

美国一位新闻记者托马斯?弗里德曼,2005年4月出了一本书,名为《世界是平的──21世纪简史》,轰动了西方及整个世界,美国有上百万人竞相阅读,微软公司的比尔?盖茨多次推荐了这本书,指出这是所有决策者和企业员工都必须读的一本书。美国州长、议员也都在谈论这本书。

弗里德曼的“平球论”成为世界旋风,已经从美国刮到中国,国内不少知名企业家通过各种方式也在介绍这本书。

笔者是在今年5月份的一本杂志上看到该书的介绍,题为《扁平化生存》,引起笔者的关注。时隔两月,又在这本杂志上看到作者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演讲《世界为什么是平的?》。笔者认真地看了几遍,意在从中领悟其道,好像一下子从梦中惊醒,整个世界在悄无声息中发生了大事:当今世界,是外包的世界,中国纸箱业必须快跑。

横向思维,看当今外包市场

目前,我国钢产量严重过剩。美国人说:我们需要的一般钢材到中国去选购,比我们自己生产钢材便宜得多,况且生产钢铁又有污染。如此,我国的钢铁生产成了美国、日本、欧洲的外包。如今在南京打长途电话,为节省电话费,可先拨“17909”,而后再拨对方地区号、电话号码,但笔者不知道“17909”是怎么回事?在哪里?一个朋友到了美国打电话给我,问他花了多少电话费?他说每分钟0.25元人民币。我惊奇,为什么比我们市内电话还便宜?回答说不知道。后来,笔者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介绍,原来美国的长途电话软件不在美国而在印度生产。据说美国医院的病历档案,甚至房产开发销售,也由印度的软件操纵。印度有一个集团,在印度帮助40万美国人退税。还有位朋友告诉笔者,他在国外预订飞机票,按航空公司指定的电话联系,电话打通后,问接电话小姐:你们在哪里?回答在家里。这就是一个航空公司的预订机票,为客户服务的软件系统设施建在家里,由退休人员或家庭主妇操办,自然费用很低了。

前几年,笔者在沈阳正遇“韩流”,听说韩国人到沈阳来投资,是为建立外包基地。大连市是日本外包的重要地区,大连市的大学、软件公司,为顺应外包潮流,都在学日语、学软件开发,意在为进入外包市场做准备。

闻名于世界的“沃尔玛”超市,商品琳琅满目、价廉物美,如在广州的沃尔玛商品,在南京沃尔玛货架上同样也有。可是沃尔玛什么都不制造,他只是设计提升了供应链的效率。世界沃尔玛的老板忙什么?他只忙一件事:沃尔玛要在哪个国家、哪个地区、哪个市,开辟沃尔玛超市,老板要去看“风水”(环境、人气),决定后,别的事都外包。

传统垂直管理企业的方式,必然由现代横向管理方式替代。一切都将变成商品,唯一是人的想象力在起作用。转变思维,由垂直思维向横向思维转变。要养成平行的、同任何人连接合作的习惯。

中国纸箱行业的三个发展时期

初期:无全球化意识。从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,长达20年,由于50年代“三面红旗”──总路线、大跃进及人民公社运动的影响,60年代“文化大革命”的十年浩劫,造成国家经济不振,商品不足,人们对包装无所要求,只求包出去,不求包得好。到了70年代,经济开始复兴,商品供应增多,外贸出口有了发展,包装开始受到重视。但是重点在发展木箱包装,纸箱包装虽然开始发展,但都是单机手工作业,加工简单的纸箱。例如,江苏省兴化市周庄镇薛庄村有家村办企业兴化市包装材料厂(生产纸箱)就是当时艰苦奋斗、自力更生的典型。这家企业创建于80年代,村长当厂长,村民做工人,在草棚子里除几台单机外,自造土纸、自拉扁丝、自产泡花碱,年产值数十万元,他们感到很满足。

到了80年代,虽然有外贸出口定点企业也在生产纸箱供外贸出口商品包装使用,但数量仍然不多,纸箱只是木箱包装的补充。

这个时期,中国纸箱行业基本上无全球化意识。

中期:市场开放,纸箱业崛起。从90年代初期至中期,短短几年时间,纸箱行业发展迅猛异常。主要得益于市场开放后外贸的蓬勃发展。这个时期,纸箱业崛起的“动员令”来自于商检。国家和地方商检为了保证出口纸箱的质量,提出出口纸箱必须具备瓦楞单机机组。在这种形势驱动下,举国上下掀起单面机热潮。最典型的事例是,当年的湖北京山轻工机械厂,全国各地纸箱厂为竞购单面机,在该厂长龙排队,笔者也曾目睹并体验了这一情景。中国的纸箱业就在这短短的几年里,进入了半机械化。

这个时期,正是国家计划经济加快向市场经济过渡的时期,市场经济又在草根力量的驱动下,乡镇企业犹如雨后春笋般崛起,在同计划经济时期留下来的纸箱企业的几年激烈竞争中,基本上控制了纸箱市场,成为中国纸箱的第二代。而后又进行了企业改制,由公有制改为民营等多种形式。

中国纸箱全球化观念由此而起,大部分企业使用单面机半机械加工出口纸箱,同外贸、商检、海关的经常交往,使企业参与了全球化的进程。

高发期:全面提升。进入新世纪的前后十年,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持续发展。大量引进外资,促使外贸空前兴旺,中国纸箱业人士看到了这一大好形势,纷纷争先恐后地大上、快上瓦楞纸板生产线,一下子在全国有了4000多条瓦楞生产线,从数量上超过美、日、欧总数的两倍多,使中国成为纸箱行业的世界第二大国。

从此,中国纸箱行业全方位地进入全球化,由企业全球化开发转向“个人”全球化,由垂直管理企业正在向横向管理企业转化,开始追赶今日的外包世界。

我国纸箱外包世界的事例

当今世界,是外包的世界。当你沉睡时,好多工作在转移了。今日世界,中国纸箱必须快跑;今日世界,外包正向中国倾斜。对当今外包世界,笔者本无这个意识,最近看了这方面的报导,联想起来,又对几家企业进行了专访,骤然发现当今外包世界并不遥远,就在我们身边。

设备境外生产外包

过去笔者只听说有家纸箱机械厂,生产的纸箱印刷设备融合了韩国技术。笔者知道,韩国人在上海的“和成”机械厂制造的纸箱印刷设备,用户反映设备很好。前几年,这家韩国“和成”因故撤回。笔者最近又去走访,一进企业,在三楼看到门上有:韩国办公室。笔者问厂长,旁边的韩国办公室是怎么回事?厂长说:“是韩国人在我厂的办公室,有几个人,今天有事出去了。”“他们在你们厂里干什么?”听了厂长介绍,笔者清楚了,这就是韩国企业的设备在境外(中国)生产。厂长对笔者不保密地拿出一大堆设备加工图纸说:这就是他们的技术,我们按照这些图纸进行精加工。技术、质量标准由他们监管,加工的设备,他们可以销售,我们也销售。我们外销的设备占70%,内销占30%。我们外销的设备价格没有他们高,因为他们在国外有销售网点,我们暂时没有。他们销售的价格不是一般的高,有的高出我们一倍。这样外包韩国几个人在这里忙,一年赚不少钱,可是对我们也有利。

厂长讲的这个情况,使笔者从梦中惊醒: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外包实例。中国纸箱机械厂有不少,同国外合作的也有,但是不是这种外包模式?今后会不会出现更多的外包?

纸箱横向外包

江宁天印包装(纸箱)厂(村办集体企业,改制后为私营企业)厂长张勇,年轻有为,在市场经济大潮流中,思想解放、交际广、朋友多、敢做敢为,他把小厂搞大、上了大线、盖上大厂房;乔迁开发区后,他把企业外包给原南京纸箱总厂副厂长、纸箱援外专家组组长李传发,聘任他为总经理,张勇自己开发房地产。几年之后双喜临门:李传发外包纸箱厂发起来了,张勇的房地产也发了大财。作为资方的张勇,又运作第二任外包,仍然聘用李传发外包再建一个厂。从市场调研、设备选型、人员组成,全部外包给李传发,企业引进的台湾生产线已于上月投产。原来的天印老厂改为“天普”,转手外包给原南京六物纸箱厂(国有企业)厂长、劳动模范张铁山为总经理。同时,张铁山又把两个外包企业原辅材料的采购供应、纸箱成品交货运输外包给江宁天印物流运输公司。

纸箱二手设备外包

南京纸箱总厂职工班铭远,他作为下岗人员申办了一家公司──南京班宇制品有限公司。由于在市场经济大环境下敢做敢为,凡是包装的事,只要能挣到钱,什么都干,凭他的“三拳六臂”及行业上的“三朋四友”,外包了很多事,因此在南京地区包装界已稍有名气。他健谈、中气足,常到笔者办公室,所以对他有所了解,也多少对他有所开导。近年来,他做的纸箱二手设备外包业务越做越大,笔者也有兴趣在观察研究这项新业务的开发。

他先做小纸箱厂二手设备外包。有的小纸箱厂关门,找上他,或他知道了,先上门看设备估价,谈妥后,他就运作全包外销。由于价格便宜、成交快,有的小厂要设备,但一下拿不出钱,怎么办?他采取外包租赁,按月承付租金,租用二年后,设备归用户,二年内可以随意退租。例如:南京百强纸制品公司因为没有纸箱轧花机,外加工费用高又不方便;要购轧花机,又没有钱。“班宇”公司将二台轧花机出租给他们,月租金2000元。“百强”租用后觉得很划算,既省费用又方便。

在小纸箱厂二手设备外包做出经验之后,班铭远又开发了瓦楞纸板生产线的二手设备外包。在确定上家和有了下家后,组织一条龙全程服务。其基本程序是:专家评估保质──装卸队拆、装设备──专业运输──安装调试(培训人员),生产出合格产品。二手生产线全程外包,在江苏、安徽、山东为多家用户服务取得成功,受到外包各方的好评。

中国纸箱在北方、西部及中南地区还尚在发展中,但也会在今后二三年内达到饱和,而后进入过剩状态。在南方的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,纸箱过剩已很严重,整个行业在困难中生存,存在着很难逾越的问题,主要是“三多、二低、一差”。三多:(生产)线多、厂多、人多。二

声明:

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,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。